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孙红雷自喻保安 称演员中心制不怪大牌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9:13:00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孙红雷自喻保安 称演员中心制不怪大牌

孙红雷

孙红雷联手巍子、陈数等主演的2014年开年大戏《一代枭雄》即将于2014年1月1日登陆浙江卫视等四大卫视,在宣传中,媒体、导演、其他主创都围绕着孙红雷在谈论这部戏。他俨然已被奉为核心和最大卖点。在该剧中他也首次担任监制。他对剧本的改编提出了很多自己的意见,原来的剧本很“乡土”,而在他的建议下,男主角变成了留洋归来的背景、并有了闯大上海的经历,甚至被媒体称为“最洋气的一代枭雄”。作为一个演员,能大刀阔斧地改编作品,并占据舆论核心,听起来很风光,而孙红雷却并不认为这是一件高大上的事儿,他在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自己其实就像一个保安。

此前,该剧在北京的发布会后,不少媒体打出了“孙红雷炮轰影视圈泡女演员成风”、“孙红雷自爆被‘强奸’痛批影视圈”这样的“耸动”的标题。孙红雷爱对行业的事情说点狠话。也许有人觉得他逾越了,有人觉得他狂妄了,但他不过认为这是自己的本分。

做一个“保安”,不是说狠话那么简单的事儿,他得很操劳,也要很有底气。在熬夜拍新戏的间隙中,他分四段回答了南都记者的提问。在他的话语中,你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自信、很坚定也很累的人。他会有思考有反问,会跟你谈伤痕文学、不避讳谈演员中心制,也会给一些新手影视制作人不客气的忠告。他对“孙红雷”自己这个角色很投入也很用心。●采写:南都记者齐帅 实习生李泳 何润萱

Part1

“保安孙红雷”的操心事儿

大到贵圈整个行业生态,他操心———

“你以为这个行业什么俊男美女的、整天鲜花掌声好混吗,其实很危险,奉劝你们一句,真的任何一个行业都不是说你随手就拈来。”

南方都市报:你在接拍一部电视剧的时候会提出一些要求吗?这个戏中好像你的戏份占到70%以上。你对戏份有要求吗?

孙红雷:戏真的不在多在于精。有的电视剧从头到尾把演员累得快死了,一共一千多场戏或者电影两百场戏一百五十场戏从头到尾都有他,可是演完了,观众第二天就忘掉了,这是一种悲哀。

南都:这两年电视市场陷入了超级繁忙时期,无数剧在开机在抢演员,你一定是被争抢得最厉害的。你一年能接到多少电视剧的邀约?

孙红雷:大概一年下来电影和电视剧加起来的话大概有六十到八十部这样。

南都:你有没有接触过一些来邀请你的、但创作态度却让你瞠目结舌的制作方?比如土豪资方说,你要多少都行,来演就行?

孙红雷:这个行业时不时会有新手进来,用这种方法来想跟我们合作。我从愤怒到无奈到理解,这些投资方其实他们自己也很悲哀的,我反而要告诉这些人,他们要小心了,你的钱很容易就赔进去了,因为你不懂,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你不爱,你不爱这个电影或者你不爱这个电视剧。你以为这个行业什么俊男美女的整天鲜花掌声好混吗,其实很危险,奉劝你们一句,真的任何一个行业都不是说你随手就拈来,每个人成功都有他的必然性,偶然还是太少。

小到要演的土匪“太土”,他也操心———

“以防有人由于他的不专业或者投机性把这个戏毁掉,我就是防止这些人的存在。”

南都:这是你第一次担任电视剧监制,你这个监制都需要做些什么?

孙红雷:我做这个监制就是以防有人由于他的不专业或者投机性或者是某种目的想把这部戏做成有意的失误或者无意当中把这个戏毁掉,我就是防止这些人的存在。这就是监制对于我的意义。我像一个保安。

南都:原剧本中何辅堂是本地人,是你建议他变成留洋回来的,并且进入大上海。其实,叶广芩老师原著小说《青木川》就是通过介绍何辅唐这个人物一生的传奇、描绘了青木川那个时代的历史风情,这是一个很有地方风情的故事,估计很多人看了电视剧版之后会提出一个问题:男主角有必要洋起来吗?

孙红雷:我个人觉得这个不是洋不洋起来的问题,而是80年代的伤痕文学,现在已经过去了,有一天它会成为历史瑰宝,但是至少现在,我们的观众对于那个时候的解读已经不感兴趣了。所以我们要把这样特别落地生根的好作品换另外一个角度解释给观众。我们不要总把这种看似是伤痕的文学拿出来,给观众去看,现在观众不需要这些。

《青木川》这样的小说它也没有被广大读者所太过为熟悉,所以我们希望有这样一个框架然后自己来丰富它。这样才是适合现代的社会、现在人的节奏。包括一些人物关系上,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理解,这就是社会的进步。

为此,我们多费了很多的心思和用心地投入,我觉得最累的是跟创作者们无法沟通或者沟通的成本过于巨大,连续工作48小时,甚至72小时都不是问题,最重要是我们要坚决的去执行一个方向。

Part2

“保安”孙红雷的自我修养

大卡司当大“家长”,孙红雷怎么看?

“关于演员中心制的现象的确有,我也会经常被捧到这个位置,但我觉得别人可以这样做,演员本人不能信这个事,如果你信了你就是一个比较愚昧的人,说明你不配大家心目中的那个最高的位置。”

“当剧组里面或者你的创作环境当中有在人才华方面大于你的时候,那你多幸福呐,就可以做好自己的演员工作,每天拍完戏就可以回去享受生活了。”

南都:但现在大家在讨论是不是有时候变成了演员中心制。比如在谈论《一代枭雄》的时候,无论拍摄还是演戏,大家把你摆到一个最高最核心的位置。你如何看待这个演员中心制?

孙红雷:关于演员中心制的现象的确有,我也会经常被捧到这个位置,但我觉得别人可以这样做,但演员本人不能信这个事,如果你信了你就是一个比较愚昧的人,说明你不配大家心目中的那个最高的位置。

所谓的演员中心制是目前我们整个创作环境造成的,而不是演员本身,我觉得这个不要去怪演员,我不是为自己开脱,我是为所有这些所谓大牌明星们说一句话,真的是创作环境造成的。

当剧组里面或者你的创作环境当中有人在才华方面大于你的时候,那你多幸福呐,演员就可以做好自己的演员工作,每天拍完戏就可以回去享受生活了,可以去读书啊听音乐啊甚至跟朋友去喝喝红酒啊聊聊天。其实演员作为中心他是很辛苦的,他要承担责任的。

就像我这次做所谓的监制,我说我来就是来帮助你们的,帮助我自己,我只是来监督———别有一些坏人来破坏我这部戏的质量,然后那样我们就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其他创作者,更对不起观众,我只起到监督作用,这就是监制目前在中国的这种影视环境里所起到的一个微薄的作用,但是至少我们保证了它的质量,不是绝对但是部分保护了吧。

拍剧的产量在减少,孙红雷哪来的底气?

“表演就是减法。我觉得我现在表演方面是稍微成熟了一点,生活中也稍微成熟了一点,都是减法。”

“我看不起那些热闹,我就不能凑这个热闹……人生短暂,我没有必要去凑别人的热闹,我希望自己热闹一点。”

南都:感觉这些年你拍电视剧的频率明显变少,你现在是在做减法?不凑热闹?

孙红雷:对,从2005年开始我就减少了电视剧拍摄量,我希望两三年、三四年拍一两部,我是希望要拍就拍点好一点的,要不就不拍,因为我生活上也都够了我没必要去赚那些多余的钱,然后伤害自己伤害观众。这几年主要是我觉得越来越珍惜。平时要充电看书看电影去旅行,和大家一块做剧本谈天说地。我给自己更多的充电时间,到40岁,这是一个黄金年龄你更要珍惜自己的精神财富,珍惜你所谓的才华和能量,要好好做。我觉得人在40岁的时候所谓的成熟就是知道取舍。您说得对,是在做减法,因为表演就是减法。我觉得我现在表演方面是稍微成熟了一点,生活中也稍微成熟了一点,都是减法。本来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它复杂化?简单生活简单追求简单创作。我这个人讨厌之处就是经常会看清楚一些事情,我也讨厌我自己这一点,为什么不凑热闹呢?可是我看不起那些热闹我就不能凑这个热闹,我这个人可能个性就是如此吧。虽然热闹但是我觉得不是因为你热闹我就应该喜欢你,我还是尊重我自己的内心吧,我要倾听我自己的声音,人生短暂我没有必要去凑别人的热闹,我希望自己热闹一点。

“电视剧隔个两三年、三四年拍一两部,电影是我的主业,我一直在按着我自己设定的目标在行走、进步、爬坡,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幸福的举动吧。”

“我很自豪自己对自己是能够把握的,没有被金钱打倒或者是被短视打倒。”

南都:导演说这是你的回归之作。回到大家最熟悉最喜爱的状态,你认为这是一种回归吗?

孙红雷:这倒是大家可能认为的,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回归之作。电视剧隔个两三年三四年拍一两部,电影是我的主业,我一直在按着我自己设定的目标在行走、进步、爬坡,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幸福的举动吧。我很自豪自己对自己是能够把握的,没有被金钱打倒或者是被短视打倒。

南都:从介绍看,说这个戏很正能量?但看上去却是很复杂的。

孙红雷:我不知道正能量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就是何辅堂这些小人物对社会的纷繁复杂的抗争吧,我并不觉得他有多正,可能在拍摄的时候或者在搞剧本的时候我们还是对何辅堂下手软了才会让人会觉得这个戏有正能量,其实他传达的是一种能量而不是正负能量。我觉得现在所谓的正能量这些说法我都是持怀疑态度的,又是那种高大全、浮华的表演或者是愚弄观众的这种诠释。为了这部电视剧也确实推了不少电影,因为其实是电视剧的观众培养我,我觉得隔个两年三年就应该给他们拍一部。

在他的话语中,你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自信、很坚定也很累的人。——— 齐帅

火爆美女

宜城市旗袍定制

红心柚种植

蝎子养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