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贷黑名单对错难辨大公被指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

发布时间:2020-02-13 15:44:06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近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旗下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信用)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公布了266个互联网金融网贷平台黑名单和676个预警名单,此事随即引起多方争议。

记者获悉,进入预警名单中的平台曾考虑对大公信用提起法律诉讼。

“我们研究过,但结论是大公信用在法律上没有明显漏洞。他只是预警,预先作出警告,并没有做出事实性的结论。在法律上很难说有什么责任,而且也没有给平台造成什么实际损失。”某进入上述预警名单的平台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不过,大公信用方面认为黑名单和预警名单没有问题。

“如果认为预警名单、黑名单哪里错了,可以拿出事实,或者也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把信息披露出来。”大公信用总裁王再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外,大公信用也有跟踪评级,如果一个平台在发生变化,评级结果也会有所变化。

另外,针对有人指合作方旗下P2P网站提前获知此次发布的名单,大公信用有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嫌疑,王再祥回应称,合作方及旗下网站并未参与名单制定。

报告多处细节被诟病

大公信用的互联网金融网贷平台黑名单与预警名单公布后,业内贬多褒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名单中出现一些细节上的瑕疵。如在预警名单中,拍拍贷被分类至陕西省;黑名单中,广西地区连续出现两次“兴利贷”。

“从这些细节,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名单制定的严谨性。”,P2P研究机构棕榈树CEO洪自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对此,王再祥表示,有一个在陕西的钓鱼网站,名字也叫“拍拍贷”,而且和上海的拍拍贷布局相似,所以出现一些混淆。至于广西地区连续出现两次“兴利贷”,王再祥表示,“可能是我们的统计出现一些问题,我们的工作也需要进一步加强。”

此外,多家媒体此前曾报道称,大公国际宣布与上海泰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然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进行资源共享;而泰然集团是一家专注于为中小企业及个人提供财富管理服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旗下泰和网 (域名360taihe.com)是一家P2P平台,因此,网上有人发帖认为,大公信用发布黑名单和预警名单有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嫌疑。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结果显示,泰然集团法定代表人是潘宝锋,股东是潘宝锋与泰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泰和网主办单位浙江泰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潘宝锋,股东是潘宝锋与吴素春。在泰和网的公司介绍下,也表明“隶属泰然集团旗下。”

泰和网一则公告显示,1月8日,泰然集团与大公国际签订战略协议,协议双方进行资源共享,共同在互联网金融的个人与中小微企业借贷领域,开发适应社会理财借贷需求的风控体系,最终形成行业领先的针对中小微企业的信用系统。

大公:名单只是因故推迟发布

上述泰和网公告还显示,“作为一家容纳担保、风险投资、第三方支付、财富管理、私募股权、融资租赁等业务在内的大型金融集团,泰然集团与大公国际‘联姻’,可谓占尽天时地利。大公国际是国内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资信评级集团,具有政府特许经营的全部资质,是中国认可为所有发行债券的企业进行信用等级评估的权威机构。目前,大公国际正在搭建针对全国1200多家金融服务平台评级体系,1月20日,大公国际还将正式发布首份 ‘中国互联网融资平台预警名单’,据悉已有数十家预警企业上榜。”

根据公告内容,泰和网方面已提前知悉预警名单的发布。

对此,王再祥表示,大公国际确实与泰然集团有合作,“泰然集团对全国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我们对融资的中小企业进行评级,是这方面的合作。”

至于泰和网提前获知上述预警名单的发布,王再祥表示,这份黑名单和预警名单原定2个月前发布,给媒体也发了邀请函,但因为一些原因推迟了发布时间,所以业内很多人都提前知道将要发布的消息,但泰然集团及泰和网并没有参与黑名单和预警名单的制定。

专家:行业协会质疑合乎情理

上述黑名单和预警名单公布当日,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率先发声质疑:“‘大公’主要依据平台的信息披露度和披露规范度进行相关评价,进而设定网贷平台‘黑名单’和‘预警名单’,其可行性和准确性值得商榷。必须指出的是,‘黑名单”或‘预警名单’具有负向激励作用,易于成为套利工具。尤其是在监管措施尚未出台的情况下,负面评价缺乏第三方监督与监管,客观性、公正性难以保证,或对合规、合法经营的平台造成严重伤害。”

随后,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发布了类似的声明。

联金所作为进入预警名单的平台,其首席运营官刘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金所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评级的通知,也没有工作人员与大公信用方面有过联系。

王再祥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评级的数据来源确实是一些外部数据,“目前,平台没有向我们提交内部的数据”。他认为,平台的许多数据需要公开,包括平台的经营数据、财务信息、风险控制措施等。

“互联网金融平台是一个信息中介,有责任向社会公开这些信息,如果一个平台以保护借款人隐私作为理由不公开这些信息,负面影响是很大的。凡是信息不公开的平台,都是有问题的,都是经不住查的。”王再祥说。

对于两家行业协会的质疑,王再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作为行业协会,仅仅发公告是很苍白无力的。“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拿事实出来。你如果认为预警名单、黑名单哪里错了,你可以拿出事实,或者也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把信息披露出来。如果我们哪里评错了,可以用事实来和我们沟通。我们是开放的,欢迎网贷平台就这些问题进一步跟我们进行沟通。另外,我们也有跟踪评级,如果一个平台在发生变化,评级结果也会跟着变化。”

不过,洪自华则认为,(行业)协会的质疑合乎情理。“协会与平台无需自证清白,评级机构应该有义务公布数据来源及评级的具体依据。”

上一篇:腾讯和盛大整合文学资源:阅文仍难一家独大?

下一篇:利用网络回溯分析技术解决网络闪断(图) 对“网贷黑名单对错难辨 大公被指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发布评论

代理记账

深圳注册公司时间

工作签证注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