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他们照亮了时间的仓库故乡像沉在水底的岛升了起来滴眼液

发布时间:2019-09-20 16:20:45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他们照亮了时间的仓库,故乡像沉在水底的岛,升了起来

同治十一年五月,李鸿章说,中国正处于“三千年一大变局”,他指的是列强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款关而求互市”。之后,许多士大夫都说到变局,王国维说过,陈寅恪也说过,陈寅恪在《王观堂先生挽词》中说,“盖今日之赤县神州,值数千年未有之巨劫奇变”,他说的变,比李鸿章更为深刻,“吾中国文化之定义,具于《白虎通》三纲六纪之说,其意义为抽象理想最高之境”,他说的是“抽象理想”丧失的巨劫奇变。“凡一种文化,值其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劫竟变穷,则经文化精神所凝聚之人,安得不与之共命运而同尽,此观堂先生所以不得不死,遂为天下后世所极哀而深惜者也!”  工业革命在西方如火如荼之际,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宣告“上帝”已死。他的意思也是“抽象理想最高之境”的丧失。  对于李鸿章、王国维、陈寅恪、尼采们,“上帝已死”还只是开始,进行中,其结局只是被预见到,在我们,却是亲历这个结局。  天的故乡改天换地,  人故乡也不会幸免于难  这个巨劫之浩大,先知们是体会不到的。陈寅恪生得晚些,他经历了“文革”,但他没有经历拆迁。“文革”使中国“抽象理想最高之境”彻底斯文扫地。拆迁,则进一步彻底摧毁了“抽象理想最高之境”的载体——故乡。在我看来,拆迁决非拆掉一些建筑物那么简单,它拆掉的是大地和故乡,是传统中国建造故乡世界的历史、经验、手艺、标准、质地、色彩、氛围、风俗、日常生活世界。  如果从李鸿章预言的1872年算起,到今天不过139年。中国已经天翻地覆。以我故乡昆明为例,滇池死了。一千年历史的昆明荡然无存,焕然一新,原地林立着一群只有20年历史的建筑和家具,唯一与故乡有关的东西恐怕只剩下支离破碎昆明方言、变味的过桥米线、汽锅鸡之类。  何止昆明,基本上李白所赞美的“大块假我以文章”,那些千古文章,与大块已经不能对应。没有大地的经验,中学生读古代文章,如读甲骨文。比如李白在长江写过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杜甫写过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这些伟大的风景,已经感受不到了。  这变局最深刻的地方,是古典作品基本上成了事实上的死文字,与存在基本上不能对应了。  古代中国讲天人合一,道法自然。道不再法自然,天的故乡改天换地,人故乡也不会幸免于难。  故乡不仅仅是一群旧房子,它是综合的价值系统,文化是这个系统的“抽象理想最高之境”。故乡世界的丧失,导致的是人与世界、人与人关系的改变,中国步西方社会后尘,日益成为荒凉小区里老死不相往来的陌生人社会。人性也在改变,“人之初,性本善”,今天发生的许多事情很难令人再相信这是一个真理。    家园不见,朋友还在  我丧失了故乡。无数可以使故乡一词活起来的事物都被摧毁了。我出生在昆明的武成路,那是老昆明最重要的一条街道,从晚明越过大清一直到延续到民国,古色古香,已经荡然无存,连名字都被除籍了。今天新昆明地图上,找不到武成路这个地名,新建的康庄大道叫人民中路。滇池也不再是我昔日在诗歌中歌唱过的故乡滇池:  在我故乡  人们把滇池叫做海  年轻人常常成群结伙坐在海岸  弹着吉他  唱“深深的海洋”  那些不唱的人  呆呆地望着滇池  想大海的样子  如今这个新滇池是一潭死水。王维说,“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如果再遇到王维,我要辜负他了。我比希腊的尤利西斯惨,我一生都在故乡的地面呆着不走,我从不迷信“生活在别处”,但我失去了故乡。在昆明这个城市里,如今能够唤起我故乡记忆的,只有老父老母、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熟人。我最近常说,朋友是最后的故乡。只有友谊曾经存在于过去的时空中,保持着对故乡大地的记忆。  父老乡亲的故乡是与生俱来的,朋友的故乡却需要你自己一生去创造。你必须守着故乡的那套成规,忠孝仁义礼智信,通情达理,你才交得着朋友。在这方面无法破旧立新,你不守这个陈规,你交到的只是合伙人。合伙人一旦分手,一切都忘个干干净净。  故乡不再是我的在场,只是一种记忆,这种记忆最活跃的部分是朋友们保管着。记忆唤醒的是存在感,是乡音、往事、人生的种种细节、个人史、经验。如今,只有在老朋友那里才可以复苏记忆。中国世界焕然一新,日益密集的摩天大楼、高速公路,令文章无言以对。但朋友是旧的,朋友无法被拆迁,许多老朋友,也还坚持着“抽象理想最高之境”,滔滔者天下皆是,己所不欲强加于人的恶行时有发生;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朋友继续故乡遗风,“止于礼”“止于至善”,像刘关张那样肝胆相照,言行一致,说着母语,时刻准备为朋友两肋插刀。    不必身在故乡,  遇到老友的地方就是故乡  我们已经无法像尤利西斯那样回到故乡,从一棵童年种下的老树记起当年,甚至看看两头无人,像童年时代的某日,解开纽扣,再为它浇一回自己的泉。呵,我将随风而逝,而它垂下青青叶子,等待着另一位少年。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朋友。  你不必在昆明,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遇到老朋友,你就回到了故乡。我曾经在巴黎的地铁中听到故乡的声音,它来自青年时代一女友的口中,她记起遥远的一日,我们一帮人在武成路一朋友的家里喝劣质葡萄酒,他家是一个四合院,院子里有一座爬满青苔的假山。地铁正穿过巴黎闹市区一个叫小酒窖的车站,故乡从她那口乡音的深井中喷涌而出,我欲哭无泪。  往深处说,朋友是最后的故乡,也就是汉语是最后的故乡。哀哉!悠悠大千,仅汉语还可以回到中国之故乡。我们在水泥玻璃手机电脑拼音字母的包围中,还可以顷刻就回到“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意境,真是伟大的奇迹。不过,语言在书本上,总是与人生隔着一层,不如在口头上,在乡音中那么鲜活。而溯诸远古,大约也是先有乡音后有文字。就人生之初来说,每个朋友都是在乡音里天然出现的。何况在许多方面,今日中国,文献是文献,现实是现实。天人合一的世界已经分裂,“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只是八个汉字而已,“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只是十个汉字而已,哪里还有“大荒”?文章与大块,基本上没有对应的经验。只有朋友,乡音无改鬓毛衰,记忆从活人口里说出来,像浇到干渴的鱼身上的水,即刻活泼泼的。    世交故旧,照亮了时间的仓库  前几天,天气郁闷,城里拆得个灰尘滚滚,惨不忍睹,那些被迫搬家的老人守着一堆旧家什站在大道边,看了心里很是难受。于是呼朋唤友,出去走走,散心解闷。一路上人越来越多,朋友的朋友,滚雪球似的,都聚到了一处。模仿着茂林修竹、楼台亭阁、独坐幽篁、寒江独钓什么的,是个吃饭的好地方。一家伙坐了两大桌,几杯灌下,就攀起亲戚来。居然都是老昆明,这位是在一丘田长大的,那位住在铁局巷,这位是吹箫巷的,那位是富春街的……都是街坊邻居,世交故旧,像串珠似的亮起来,照亮了时间的仓库,故乡像沉没在黑暗水下的岛,升起来了。  于坚/文(来源:新快报)

汽车电商待变革微商模式将打破传统渠道

青奥版姚明语录李娜有时候比我更好胜

中国经济明年怎么走我的钢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