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是时候撤离创业板消费股或成下半年行情主线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8:49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是时候撤离创业板 消费股或成下半年行情主线

广东新价值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罗伟广:  今年上半年创业板的上涨波澜壮阔,而广东新价值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罗伟广也成功地从业绩低谷逆袭。他管理的一只产品去年的排名靠后,今年以来的业绩已经名列前茅。  罗伟广可以算近年股票市场中最具戏剧性的人物,在2009年其管理的新价值2期以190%的业绩名震江湖,又在2010年和2011年的成长股熊市中跌得很惨。  罗伟广回忆起此前的跌宕起伏,感慨颇深:“跌入低谷的时候,处境很尴尬很惨,但这不是投资风格的问题,是经营的问题。我不会改变我的投资风格,能改变的只有经营策略,不合适的钱不能接。”  “我不会改变投资风格”  《财商》:今年上半年你管理的新价值15期业绩蹿升,主要原因是什么?  罗伟广:今年比较特别的是创业板在拼命涨。这个产品由于配置了更多的创业板而在两三个月内就远远地跟其他产品拉开了差距。  《财商》:为何这只产品与其他产品的业绩分化非常大?  罗伟广:的确有客户质疑不同产品业绩差异大,甚至我自己也很意外。但今年市场的背景就是很多股票跌30%,而很多股票翻一倍。  我所有产品50%~60%的核心选股都是相同的,都是持有那些不属于最惨的蓝筹周期型,也不属于最旺的创业板新兴行业,都是估值居中、前景比较明确的中间路线股票。  分化都体现在另外40%的仓位中,主要和产品的风格有关,有些保守的产品会配置现金或者蓝筹股;而一些较为激进的产品会配置创业板。由于创业板暴涨导致分化非常大。  产品之间的差异最重要是游戏规则不同,有一些产品的合同约定是净值上涨时可以加仓,净值下跌时必须止损斩仓,这就会让我被迫高买低卖,形成恶性循环。  《财商》:你在2009年取得了突出的业绩却在2010年和2011年遭遇滑铁卢,你现在怎么看这一场巨变?  罗伟广:从2007年到现在很多人都觉得罗伟广坐了很多次过山车,业绩很好过,也很差过。经历了很多,我有两个看法:  第一,我做股票的风格从来没有变过:看准中小市值成长股,买好持有等待。但为什么同样的投资风格,收益的反差那么大呢?因为市场的风格变得厉害 .  第二,我的投资方法很稳定,但我的经营经验是不够的,当时没有意识到阳光私募做大之后的后遗症。这种后遗症就是,一旦遇到熊市,短时间的股价回调导致业绩波动,业绩波动导致投资者赎回。有的产品赎回达到70%,导致我不得不在低位斩仓,整个投资组合就崩溃了。  我坚持选择中小市值成长股,坚持投资新兴行业,坚持中长期投资,回过头看我是对的。很多被我坚持到现在或者是被迫放弃的个股都创新高了,证明整体上我的选股能力是没有问题的。  我最擅长的就是做中小盘股,我做一级市场未上市PE这几年做得很成功,为什么我用同样的方法做二级市场就那么惨?因为PE是只管结果不管过程的,二级市场是又要管结果又要管过程,我就死在过程上面。我的规模太大了,成长股一跌,客户一赎回,就被迫割肉。我把一些短期的规模波动很大的钱去买了一些长期的成长股,这是错的。唯一能改的是我的经营策略,不合适的客户就别来,不合适的资金就别接。  今年市场风格变了,市场开始认同成长股,我今年又做得很好了,这一关就熬过去了。所以过去的好跟坏都是经营上的问题。我现在已经从死局里走出来了,不理解我的风格的投资者都走了,剩下的都愿意留下来。  《财商》:规模的扩张给你带来什么困扰?  罗伟广:在持续两年的熊市,用几十亿的资金去购买成长股是有问题的,尽管我已经尽量分散投资了。  很多成长股都是二三十亿的市值,假设我买1.5个亿,占流通市值的15%到20%,流通性就很差。当我有50个亿的时候我还去做成长股,还用短期的资金去做成长股肯定是死定了,只要是遇到一个两年的大熊市的话肯定就趴下了,资金进去就出不来。客户跟我一起交了很贵的学费。  《财商》:经历了2010年和2011年的低谷,你会改变你的投资风格吗?  罗伟广:我不会改变我的投资风格,我认为我的投资风格是好的,也是我的优势,之前那么多年也是成功的。唯一能改的是我的经营策略。  《财商》:你靠什么走出低谷?  罗伟广:现在不能说有什么成功经验,只能说起点很低还趴在底下,很多产品还没有到面值,很尴尬也很艰苦。经历了前几年的过山车自己也已经看透了,无论市场怎么变,无论客户对你的看法怎么变,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要有一颗平常心。  撤离创业板  《财商》:上半年创业板的飞涨成为你的转机,你下半年还看好创业板吗?  罗伟广:我目前会从创业板里面退出,包括做得最好的产品之后也会退。  现在市场上的投资者可以分成三类:手上有大把创业板股的,他们在考虑估值高了,要不要撤;拿着蓝筹股,股价一直趴在地上的,他们不甘心,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换成创业板;走中间路线的投资者,他们也面临接下来选股的问题。所以市场上现在就是分为三种类型的个股,大家基本上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其实,估值高是很难量化的,40倍PE是高,50倍PE也是高。所以不能说估值高就不能玩了,但从市场博弈的角度,现在撤离创业板应该是个好选择。不久前指数暴跌的时候,我手上的创业板却一个星期上涨百分之十几,这太疯狂了。这说明创业板得到了整个市场的认可,该买的人差不多都买了,所以从市场博弈角度我认为就是创业板的高点。  不过长远来看,那些代表新兴产业的成长股的市值在整体市场中一定会加大,而传统行业的市值会逐步缩小。一些新兴行业成长股以吹泡沫的形式去吸引市值,以大涨小回的形式去消化它的泡沫。如果新兴行业的市值占到整个市场的30%到50%,那个时候指数的牛市才会到来,成长股的牛市去年年底已经开始了,从这个角度看,现在只是成长股牛市的第一波而已。  《财商》:那你看好大盘蓝筹吗?  罗伟广:创业板跟大盘蓝筹现在代表市场两种矛盾的思维,这两类股票就像是跷跷板。现在这个时刻放弃创业板可能是对的。在短期内,我认为大盘有反弹需求,所以我买入了分级基金B类份额。不过,中长期我还是不看好大蓝筹股,尤其是跟投资相关的周期型品种比如煤炭、水泥,还包括银行股,这些股票基本面问题仍然没有退去。  《财商》:哪些行业是你看好的?  罗伟广:除了极个别安全点极高的产品,我已经从四五十倍市盈率的创业板中撤离了,具体买什么还要进一步思考确认。现在市场可能正在酝酿一个新思路:太小的高估值股票不敢动,太大的也不敢买,就买一些中等市值的股票,例如消费类,商业股、券商股、部分地产股。  消费股有可能成为下半年行情的主线。以茅台为代表的消费股上半年整体表现不好,在此之前消费股跟医药股和新兴行业股是很受欢迎的,但医药股已经上去了,新兴行业股已经回到了牛市的估值,消费股这两三年内还是中性的估值。  其次,我比较看好商业股,商业股受电商冲击已经跌了两年多了,它确实有不确定的方面,但消费股中一定会产生牛公司,所以非常有筛选的价值。而消费股目前的估值已经充分反映了市场的担忧。现在的情况是医药股、科技股已经涨翻天了,水泥、有色不敢买,银行股又臃肿。从这个角度上说我觉得商业股、品牌消费品应该会有一些机会。  《财商》:你对白酒的看法如何?  罗伟广:白酒这个阶段性的反弹还是有机会的。从长周期看我可能不太看好它,但作为消费品中跌得最多的代表我觉得它还有冲上去的机会。  《财商》:听说你在去年的反弹中买入分级基金的激进份额并且大赚,目前你会买入杠杆基金吗?  罗伟广:去年跌破2000点,我买入杠杆基金激进份额,一个月的收益就是60%到70%,现在这个时机又来了。对于一般的投资者来说,如果你认为指数已经处于相对低位,但看不清楚下一个热点是什么,那就可以买杠杆基金。  指数上去了,在杠杆作用下杠杆基金肯定就是超额收益。从成交量也可以看出,杠杆基金在之前一段时间由于受到合约限制基金份额是没什么杠杆的,大盘波动弹性不大,但现在的弹性越来越大,成交也开始活跃,这就意味着机会可能来了。

alevel培训课程

alevel课程培训

alevel是什么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