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控尸者_a

发布时间:2019-06-26 11:45:45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湘西,是一个充满神秘与诡异的地方。我就出生在这里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中,这里的人们过着原始的生活。虽然和外面的文明世界格格不入,但我们村子里的人一直都生活的很幸福,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奇法异术也就被一代代的保留了下来。

我的爷爷曾经是一位控尸者,控尸者其实就是比赶尸高了一个等级的职业,他们可以随意地操控尸体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修建房屋,运送货物,甚至是保卫村落。受爷爷的影响,我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控尸者。对于我的想法,爷爷最开始是极力反对的。但他受不了我的软磨硬泡,就勉强的答应了。

6岁的时候,我在全村人的见证下,签下了控尸契约,契约上说:“要善待每一名死者,不得指使他们去做危害世人的事情,否则将会受到恐怖的诅咒,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咬破了食指,用鲜血在契约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也就是从这一刻,6岁的我正式成为了一名控尸者。虽然,我还什么都不懂。

和我一起签下控尸契约的,还有和我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凌羽,在村长的安排下,爷爷成了我们的师傅。我们开始跟着爷爷学习控尸,控尸首先要制作行尸:将死者的尸体(未过头七),穿上黑袍,喷上一种我们苗寨特有的药水,然后用刀割破手指,把鲜血滴入死者的口内,并贴上控尸符,这样行尸就算制作完成,想要驱沈欣雨裸体使行尸就必须摇动铜铃,口念咒语。当然,为了防止尸体腐败,还需要定期为尸体涂抹松香。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操作上却很不容易,爷爷教我们的时候特别谨慎,因为一旦操作失误,很有可能导致各种无法预料的后果。而我们学的也特别认真,爷爷对我和凌羽的表现很满意。他常常摸着花白的胡子说:“等你们十二岁了,就可以出徒了。。。。。

时间一晃就过了六年,我和凌羽出徒的日子也快要到了。然而,这时却发生了一件谁也没有料到的事情。凌羽突然生病了。村里的巫医给他吃了很多药也不见好转。没办法,村里的人只得凑钱将凌羽送下了山。到城里了一家大医院给他进行检查。当凌羽的检查结果出来后,他的父母顿时感到五雷轰顶——凌羽,患上了白血病。医生说已经没有医治的必要了,就让领域的父母带他回了村子。

十二岁的我并不知道白血病是什么,但是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凌羽的病很严重。自从凌羽病倒后,我每天都会在病床前陪着他。凌羽常常苦笑着问我:“桐生,你说如果我死了,会去天堂还是地狱?

“你不会死的,一定可以好起来的。我总是这样安慰他,可是,老天终于还是带走了凌羽。凌羽临死前,把我和爷爷叫到了床前,他面色苍白,无力地笑道:“师傅......桐生,我可能成不了控尸人了,对不起。。。。

爷爷紧紧握着桐生的手,悲伤的说道:“孩子,你别这么说。。。。。

“师傅,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凌羽有些艰难地说着。

“你说吧,凌羽,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去做。爷爷不停地抹着眼泪。

凌羽看了看我和爷爷,闭上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把...我...做成...行尸吧!

爷爷听了非常震惊,他的脸上忽然变得很怪异:“为什么要这样?

凌羽平静而缓慢地说:“我听说...咱们苗家有一种秘术,可以将逝者的...灵魂...封印在尸体里 ,这样我...即使死了,但还有独立的思维。,虽然我....成不了控尸人,但我...可以做一个最厉害的行尸。

“你可要想好了,如果把你的灵魂封印进身体,你就无法再轮回为人,除非尸身毁灭才行。爷爷说严肃地说道。

“我早就最好准备了,师傅,一定....要答应我......说完,凌羽缓缓闭上了眼睛,去世了。

凌羽死后,爷爷征求了他父母的同意,把凌羽的尸体带回家中,把他的尸体做成了行尸后,爷爷跪在苗王的神像前念起了咒语,并点燃了手里的符纸。一直跪了三个多时辰,只见从窗外射进了一道黄色的光芒,照在了凌羽的尸体上,过了片刻,凌羽的尸体居然缓缓的坐了起来。

我喜极而泣,一把抱住了爷爷:“凌羽复活了吗?

“不,没有,他的肉体已经死亡了,我只不过召回了他的灵魂,将他封印在尸体内。他现在是一具行尸,但是他有思维,会说话,除了身体不再有任何生理变化外,他和正常的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我点了点头,凌羽站了起来,他走到爷爷的面前,慢慢拉起了爷爷的手,高兴地说道:“谢谢...师傅。

爷爷看了看凌羽,又看了看我,摸着花白的胡子笑了起来:“以后,你们俩可以继续在一起合作了。

就这样,我成了凌羽的控尸者,虽然我制作了许多行尸,但他们是没有思维的,只能乖乖听我的摆布。而凌羽有自己的思维,像他活着时一样,反应也非常灵敏。十五岁的时候,我开始带着我的行尸们承接各种任务,为村里修建房屋,护送迷路者下山等等,村里的长辈见了无不叹服。而我只是默默地履行着我的职责,为了村子,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些逝去的生命。。。。。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浩劫打破了山村生活的平静,我十八岁时,村子里一个中年的控尸人突发奇想,用一个得了重病尚未死去的人制作行尸。不料操作失败,尸体发生异变,成了尸魔。尸魔将控尸人撕得粉碎吞噬之后闯了出来,在村子里大开杀戒,无论男女老幼,只要被尸魔看到,都逃不了被撕碎的命运、整个村庄瞬间成了血腥的屠宰场。。。。。

事发那天,我和爷爷还有凌羽去山下运送货物,快到村口的时候,我们看见一个身形巨大,浑身散发着尸臭的人形怪物正追逐着几个村民。一个村民躲闪不及,被怪物一把抓住,撕得粉碎。那怪物把尸体的残骸一把填进了嘴里,像品尝美食一样大口大口的嚼着,那样子简直可怕极了。

我吓得目瞪口呆,爷爷皱了下眉头,紧张的说:“不好,这是尸魔!我们要赶紧对付他。说完爷爷摇起铜铃,指挥着几个行尸冲了过去。。。。。

尸魔看到了我们,它愤怒地咆哮了一声,朝着爷爷跑了过来, 爷爷拿出火符,口念咒语,放出一团火焰射向了尸魔。尸魔虽然体型硕大,但是反应却极其灵敏,他轻易地躲过了爷爷的进攻。一下子跳到了到了爷爷的身后,挥动手臂,瞬间就将那几个行尸打飞了好远。那些行尸被打得支离破碎,倒在地上不动了。

爷爷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个尸魔竟然如此难对付,正想往回跑时,却不料尸魔可爱女孩图片挥起了巨大的手臂,一拳把爷爷打倒在地,爷爷昏了过去。

此刻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们的行尸全都被尸魔干掉了,爷爷也昏倒了,现在只剩下了我和凌羽。我有些犹豫地看着凌羽,说实话,我并不想让凌羽受到任何伤害,虽然现在的他只是一具行尸,但他是我的好兄弟。。。。。在这危难的关头,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凌羽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他镇定自若的说道:“桐生,别再想了,让我们一起打倒这个大家伙吧!

“可是,这样你会有危险的!我激动地喊了起来。

“你忘了我只是个行尸吗?我已经死了,凌羽拉起了我的手,笑着说:“没有什么好怕的,现在,正是证明我们力量的时候!让我们一起来对付这个家伙!

眼见着尸魔一点点了靠近混迷中的爷爷,凌羽拿着苗刀飞快地冲到尸魔去路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尸魔恶毒地狞笑着,张开血盆大口向凌羽扑了过来,凌羽很机敏地躲了过去,一旁的我念动咒语,指挥着凌羽的进攻。凌羽挥起手中的苗刀,一把削掉了尸魔的左手,尸魔痛得大声狂叫起来,他愤怒地扑向了凌羽。但是在我的操控下,加上凌羽本身的思维,尸魔没有占到半点上风,反而多处受伤,黑绿色的血从它的身体里不断地渗了出来。。。。。

尸魔拿凌羽没有办法,突然转过头来,张开大嘴向我吐出了一口恶臭的毒液。我大吃一惊,却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毒液就要喷到我的身上时,我的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影子,替我挡住了毒液的攻击,随后,他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倒在地上的人,他正是凌羽,是他救了我,但他自己却被毒液不断腐蚀着身体。我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哭着抓住了凌羽的手,大喊道:“你为什么这么傻?!!!

凌羽躺在地上,无力地笑道:“桐生,你...你没事了就好。。。。。

我哭得更厉害了:“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知道这样你会有危险吗?

“我,我只是个死人,我早就没有了生命,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死掉。凌羽的声已经变得很微弱了。

“凌羽!我撕心裂肺地大喊着。这时,尸魔发了疯般地向我扑了过来。倒在地上的凌羽大喊一声:“危险,快趴下,趁机捡起苗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刀刺进了尸魔的屁股。

尸魔痛苦地惨嚎了一声,倒助学贷款查询在地上不断打着滚儿。凌羽咬着牙齿说:“趁现在,快消灭它!

我祭起了火短发美女符,念动了爷爷交给我的咒语,一团火焰射向了尸魔。在烈焰的燃烧下,尸魔挣扎了片刻后,就在烈火的焚烧下化为了灰烬。

我双眼湿润地望着还没有熄灭的火光,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凌羽,此刻他已经化成了一滩脓水,凌羽,我的兄弟,已经彻彻底底的消失了,他终于还是去了他该去的地方。。。。。。我苦涩地笑了几声,用力地擦了擦挂在眼角的泪水。。。。。

我背着爷爷回到村子后,和大家一起安葬了那些被尸魔残害的人们,当然,我给凌羽也建了一座坟墓。虽然他早已死去多时了。但我始终相信,他一定会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重生的。来世,我们一定还是最好的兄弟!

作者寄语:感觉自己把主角和凌羽写成了GAY一样,好吧,请大家别吐糟得太厉害。。。